立春后,寒冷依旧

立春过后好几天了,论时序应该暖和一点了,气温不但没有回升,反而有连续降

低的趋势。这和寒冬腊月天也没有什么区别啊,看来,草长莺飞的春天离我们依

然遥远。

寒风凛冽,空气干冷,脱落掉叶子的树木在风中抖擞着瘦硬的枝条,蹁跹着,颔

首致意。由于春节刚过后,外省的人大都奔波在回京的路上,或者依然与自己的

妻女团聚,就是街上有几个行人,也都是裹紧棉衣逆风疾行。临街的门面多数没

有营业,铁门紧锁,冷清地透露出节后的清汤寡水。

今日的天是美好的天。阳光细微。从漫天的白云间洒下来,一丝丝,一缕缕,落

在地上,落在高楼和村落间,落在行者的脸上,落在孤寂者的心里。阳光透过玻

璃照进我的屋内,没有一丝丝的温暖,却是晴朗的。我抬头仰望,阳光在我的眼

波里形成了影子,好像我的灵魂也被洗涤了一遍。白日里,它也是静悄悄,像黄

河滩的黎明来临前的静寂。翻阅着苏童的河岸,走在阳光里的少年已不再年少,

现在的他,眼里布着血丝,心里充满悲叹,就如困兽之斗,就如里尔克诗里面的

在牢笼里的豹,就如卡尔维诺的树上的男爵。不再疯狂的为谁写着情书,不再白

天幻想着天上会掉馅饼,不再那么诗意的幻想着玫瑰般的爱情。

瑟缩着,躯体被冬天的大衣紧紧包裹着,舒展不开来。在屋里看了一天的书,接

了几个无关痛痒的电话。从早晨八点到下午五点,倏忽而过。读了一百多页的书

,那一页一页组合成少半册的书,就是时间从年轮上滑过的痕迹,中间倒了几杯

水御寒和解渴。这种安静的日子属于我,性格使然,一时无法更改。骨子里喜欢

孤独,孤独有如一场雨,里尔克如是言。孤独也如这恣意的阳光呀。只是照着,

到了傍晚,就变成了晚霞,然后让位于月光。“所有背离了太阳的人,都是背离

了神的人”,当是如此吧。

下午五点,才不得不出门,去旁边的菜市场买了应急的菜系。街上依然很冷清寂

寥,路上的风凛冽硬朗,刮在脸上像刀割一样,一下子带走了我对立春的眷恋之

情。路上看见很多被风吹的晕头转向的方便袋漫天飞舞,低的搁浅在树枝上,白

的、黄的、绿的,随风飘摇,宛如梭摩人视为佛祖保佑的经幡在风中轻轻飘扬。

还有一些飞的高的方便袋被风托到天上,在高楼的隔阻下,沿着笔直的楼体直线

飞升,遇到凹进去的窗户时,与玻璃对视的片刻,做短暂的停留。立春,又称打

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一个节气,每年公厉2月4日前后,太阳到达黄经315度时

,春天就来了。《月令七十二候集解》:“立春:正月(农历)节,立,建始也

。一年之开始。

南方,距京一千余里,我并不遥远的黄河滩,现在也是索然一片,没有丝毫春天

来临的迹象。今年没有冰封的大河继续蜿蜒东流,河面上没有浮冰。田野里的麦

苗在沉睡,等待着春天的第一缕阳光来唤醒。不再年轻的父亲准备好了农资料,

打算施肥和灌胶完毕,又要出一次远门。父亲有他的思想,我左右不了他,在相

隔千里之内或千里之外的地方,唯有深深地祝福他老人家身体康健。

逝者的诗句一直在召唤着我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阳和起蛰,品物皆春。温

润的色调莹润如酥,幽淡的芬芳清新秀丽,透出春天的神奇。在春寒料梢的季节

,无论是挺拔的白桦树,还是柔弱的草;无论是辽阔的海,还是纤瘦的溪。一切

,都充满了生机,蕴涵着希冀。我不知道还需要多久,那些蜇伏了一冬的绿色将

破土而出,那些冬眠的小生物将迎来新春的第一次呼吸,眼前满目枯黄的野草仿

佛已经成了一片盎然生机。立春了,预示着大地也将渐渐丰盈,日子便也将开始

生动起来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 http://perfectshowshop.blogspot.com
  • 扎兰屯